十多年前,首次聽聞紀錄劇場,茅塞頓開。那時在劇場經過一段日子,覺得劇場的世界彷彿與外界的現實脫節了,紀錄劇場看來是很好的橋樑把社會與劇場連結起來。自己只看過紀錄劇場經典作《同志少年虐殺事件》的劇本及電影版,模糊地知道其創作方法,便斗膽仿效,以本地一宗童黨殺人事件為題材,開始蒐集資料,可是不得要領,踟躕不前,結果無疾而終。回頭看來,都怪自己掉以輕心,而且當時在香港鮮有人提及紀錄劇場,即使我有心求教也乏人問津。不想同路人重蹈覆轍,所以我決定籌辦這次紀錄劇場節,感謝藝能發展資助計劃玉成其事。

香港每天也有大大小小的事情發生,值得以紀錄劇場探討的人和事比比皆是。但願這次紀錄劇場節能夠吸引更多同業及觀眾的注意,為紀錄劇場在香港落戶生根,豐潤擴闊其內涵及疆界,將來有更多紀錄劇場創作,為香港的社會與劇場建構大橋小橋,關係更形密切。

胡海輝